歡迎訪問

太原公墓

仙居園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在線預約  

陵園概況
陵園動態
公墓價格參考文庫
媒體看陵園
事件祭奠
服務信息
陵園故事
當前位置: 陵園資訊 >> 陵園故事     
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屬雞,生于1921年,是中國共產黨的同齡人,由此也就成了伴隨他一生的最大的榮耀和自豪。至今我還清楚地記得,在我七、八歲的時候,一次很偶然的機會聽他說起這件事的時候,臉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燦爛,以至于影響了我的一生,也培養了我對黨的深厚情感。
  爸爸從19歲參加革命一直到離休,都很少顧及家庭,特別是年輕的時候。用他自己的話說:“革命事業第一,工作任務第一”。結果使比他參加革命還早的媽媽,由于我們姐妹兄弟6人的拖累以及身體的原因,過早地離開了工作崗位。到現在別說是離休待遇了,就是退休待遇也沒有,看病還得自己掏腰包。為此,媽媽別提有多委屈了,盡管她每月手里攥著爸爸的全部工資,嘴上卻依然嘮嘮叨叨、喋喋不休地埋怨了他五十多年。每當這時候他就不言不語,默默地承受著。說他悔吧,當他給我們講起他的那些光榮歷史時眉飛色舞、津津樂道。說他不悔吧,當他1998年春天生命垂危臨上手術臺一瞬間的表現,卻讓我們實實在在感受到了,他對我們的媽媽一千個一萬個的牽掛及歉疚。
  爸爸為人正直坦率、公私分明。哥哥是我們6個孩子中唯一的男孩,真可謂爸爸、媽媽的心肝寶貝,一次突然得了急性肺炎,二十四小時性命不保,媽媽在危急之中跑到縣委、縣政府去找他,可爸爸到邊遠的山區下鄉了,一時半會兒回不來。縣委秘書看事情緊急,就讓她用縣委的電話給爸爸打了電話,催他快點回家。沒想到他一進家們卻沒有先問孩子的病情,而是先把媽媽批評了一頓,嫌她用公家的電話辦私事。讓媽媽好一頓傷心,一直到現在都難以忘懷,一想起來就數落他一番。
  我小時候家里很窮,姐妹兄弟多,媽媽體質又不好,僅靠爸爸微薄的工資養家糊口。我們家,隨爸爸遷入太原時,在縣里就已經欠了一屁股的外債,但爸爸卻挺樂觀。記得我八歲那年,爸爸騎車帶我到山西大學國營菜市場買西紅柿,當時我看到所有的顧客拿到售貨員遞過的西紅柿都要在筐里翻騰來翻騰去,把壞的挑出來跟售貨員換,也不知為什么那天售貨員遞給我們的那筐西紅柿爛的特別多,我看了后都憤憤不平,可爸爸卻一聲不吭地拉著我的小手一個爛西紅柿都沒換就離開了。我心想:壞了,回家后媽媽肯定會生氣。果然,一進家門,媽媽火冒三丈,沒想到爸爸卻樂呵呵地說:“大家都要好的,壞的沒人要菜不就全爛了,國家會受損失。”你說他是為國家著想也好,還是幽默也好,反正把媽媽搞了個哭笑不得。
  爸爸年輕的時候給我們幾個孩子的感覺特別嚴肅,從不和我們嬉笑打鬧,覺得他總是從早到晚忙忙碌碌,偶爾遇上一天,我們和媽媽在家談天說地正高興時,只要一聽到他的腳步聲或具有特色的咳嗽聲,馬上就像老鼠見了貓,立刻鴉雀無聲。因此,我從小就羨慕樓上的小吟和薇薇,她們有一個和藹可親的爸爸,他總是和她們在一起玩耍,給她們講故事,她們在爸爸的懷里可以隨意地撒嬌,還可以拽著他的手,轉著一個又一個的圈。而我們的爸爸卻讓我覺得在情感方面離我們很遠很遠。因此,我們對爸爸的了解大多是通過他的眼神、行為以及媽媽的嘮叨中獲得。
  爸爸很少打罵我們,但是他的嚴厲目光比起媽媽的動手卻更令人望而生畏。我仔細回憶一下,我長到這么大爸爸也就打過我一回。那是1968年的夏天,時間不知道記的是不是準確,也許比這還更早些,學校組織毛澤東思想宣傳隊,讓我們這些小孩給大人做宣傳,結果什么作用也沒起反而回家誤了吃飯的鐘點。回家后,爸爸以為我在給他編小故事,因此給了我一巴掌,委屈的我哭了半天。倒是爸爸晚上出去開會,了解了實情,第一次樓著我,并摸著我的腦袋說:“以后你要聽話,爸爸以后再也不打你了。”雖然話不多卻讓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種平等的思想感情的交流。而爸爸說話的確也算數,盡管我小時候天生一副男孩子的性格,淘氣不說而且還毛毛糙糙,在以后的生活中還斷不了闖個禍什么的,經常惹他生氣,但他卻再沒有動過我一指頭。從這里倒是讓我懂得了為人要誠實,不論做什么都要有誠信,不論干什么,要么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我在爸爸身邊長大。親眼目睹了爸爸從青年到中年到老年的全過程,也目睹了他在領導崗位嚴肅認真的工作作風和到離休閑置在家里與媽媽為伴的情景,卻不知道他是在哪一天性格來了個大變化。讓我始料不及的是,我近50歲的時候,兒時的夢想才成為現實。這也許就是命吧!
  那些年,我愛人不在身邊,孩子又在外地上學。在緊張的工作之余爸爸那里便成了我歇息的港灣,在工作生活中我無論大事小事、高興事、傷心事,爸爸便成了我傾訴的對象,也成了我最忠實的聽眾,特別是遇到煩惱事,我就更少不了跟他交流交流,而他總是那么耐心而又認真地聽著,善解人意地給我以充分的理解,委婉的暗示我一些做人的道理,給我講述一些他過去高興的事情,讓我在煩惱中得到解脫找到快樂,在快樂中找到自我找回自信。
  我很敬佩我的爸爸,七十年代初他就患有嚴重的心臟病,60歲上前列腺肥大的病例就堪稱山西省第一,全身各部位,可以說從頭到腳沒有毛病的零件很少,各種各樣的疾病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然而,他卻活得很快活、很瀟灑。
  1998年醫生給他做了膀胱造漏手術,從此他以引流袋終身為伴,要不是我管著他,他就會跑到籃球場上去打球,像年輕人一樣一蹦很高。記得他在1974年心臟病特別嚴重時住進了青島療養院,面對嚴重的病情,當時他才只有53歲。他卻以頑強的毅力堅持著,后來他告訴我們說:“當時,我想,怎么辦,我不能就這樣倒下,10年動亂耽誤了那么多時間,我還什么也沒干;我的老伴身體不好;我的一對兒女高中還未畢業,我不能就這么倒下,一定要堅持、堅持、再堅持。”從那時候起,他就一直以自己頑強的毅力不停地堅持,與病魔做著頑強的斗爭。當他堅持到我和哥哥都有了穩定的工作時候,他就說他要看著比我大十二歲的姐姐的兩個孩子上大學,兩個孩子上大學后,他就又要看著我和哥哥的孩子上大學,后來我和哥哥的孩子雙雙上了大學,老人家又高興地告訴全家,他要看著他的重外孫上大學,盡管他的重外孫當年才只有五歲,而他已經是八十多歲的人了。
  爸爸就是這樣一個有毅力、有韌性、具有頑強精神的人,他的這種不服輸的勁頭和戰勝疾病的勇氣,以及對未來美好生活的追求,不僅使我們全家對未來充滿了信心,而且還使我們全家每個人在心里默默地豎起了堅強不屈的精神,他實實在在是我們全家人的榜樣和楷模。 
  當然,爸爸最后沒有能堅持到重外孫上大學。2010年5月30日活了九十歲的他走了,永遠的離開了我們,但他的精神卻永遠的留給了我們。
                                          
小青
發布日期:2016-1-15 11:27:48

關于我們 | 公司動態 | 誠聘英才 |交通路線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晉ICP備11005416號-1 ?版權所有 太原市仙居園發展有限公司 嚴禁復制 除此之外無任何中介銷售網站  
電話:0351-7630070    郵箱:[email protected]   
魔兽争霸官网